栀子lx1102

【业渚】同桌

原著设定 (●´ω`●)
是小甜饼 ヽ(✿゚▽゚)ノ
篇幅短 (´Д`)
以下正文
————————————————————————
      春日的午后,太阳高高悬挂在蓝宝石般的天空上,毫不吝啬的把温暖的阳光分给 椚丘中学这个以成绩划分学生层次的学校的后山的老校舍。

       巨大的黄色章鱼,就是这个被学生们尊称为“杀老师”速度20马赫的超生物正站在讲台上兴致勃勃的讲课。“nurunuru”的声音和挥舞的柔软触手让人忍俊不禁,不过现在大概全班都在认真的听课,嘛——除了靠窗边的一对红蓝同桌。

       好吧,对于已经自学到高中课程的不良+中二少年,每次成绩都冲刺年级前一二三名的学霸少年赤羽业此时听不听课似乎都无所谓,貌似睡觉才是正常的。而事实也如此,他懒散的趴在木制桌面上浅眠,搭了一本用来遮阳的书。

       身材娇小的蓝发少年斜眼瞟向自己的同桌微微出了神,金色的阳光跳跃在赤发少年的发顶,那头显眼的赤发此刻更加亮眼。业君的头发为什么是这样的赤红色呢——潮田渚想着,稍稍眯了眯眼,表情更加柔和,丝毫没察觉自己无意识间微微上扬的嘴角。大概是因为业君总是很温暖的原因吧,少年想(喂!恐怕全班觉得那个恶魔很温暖的就只有你了吧!你的思想很危险啊渚君→_→)潮田渚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这个班上唯一和他同学最久的少年,虽然他一直都明白这个老爱打架的少年皮相很好,毕竟他自己也挺羡慕,潮田渚是希望自己长得更有点男子气概的,总这么被人调侃性别成迷他也很无奈。

      他看着对方的刘海略长而稍微遮住眉眼,脸部的轮廓在阳光下更清晰,脸上没有平常随时挂着的慵懒笑容,此时他双瞳紧闭安静的像只猫。

      什么呀——明明睡着的时候这么乖巧(?)醒过来是却要变得跟个小恶魔一样不安分。

       不过要说同桌的话,之前潮田渚被安排的同桌并不是赤羽业而是本来关系就不错的活泼少女茅野枫。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上课的时候他都能明显的感受到视线在他身上游移,他肯定那就是来自好友茅野枫。单纯的潮田渚少年感到疑惑便去问,但每次茅野枫都会慌慌张张的转移话题脸上挂着尴尬的笑,他也就不能再说什么。不过一向细心潮田渚却绝对没注意到之后少女悄悄别开红透的脸,他还在单纯的想是不是之前那次为了救茅野而强吻了她的事还让枫生气。

      要说茅野的小心思和她上课偷看潮田渚的行为其实早就被杀老师看穿了。所以杀老师刚开始把他们分在一起纯粹是想满足自己的喜欢撮合学生的恶趣味,但后来他观察到这份悄悄萌芽的感情已经开始影响到枫的学习时,他还是果断把他们分开。作为一个教师而言,传授知识教育学生才是他的本职工作。

      于是潮田渚的同桌理所应当变成了和他关系最好的赤羽业。但是此时此刻蓝发少年已经不能再思考了,要说为什么,那就是他的班主任已经注意到他了潮田渚能感受到这位尽职尽责的老师责备的视线。潮田渚觉得他自己肯定会被抽起来回答问题,按常理来说。

      事情也的确如他想象般的发生了,但问题是他几乎望了自家同桌半节课左右中途几乎没怎么听课所以在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时是很懵逼的,偏偏这又是他最头疼的数学,也只有干望着题的份儿了,在场面有些尴尬的情况下潮田渚好少年决定以后要好好听课。

      正当潮田渚准备向站在讲台上的杀老师承认他没听课的事实时,左手传来的触感把他下了一跳,他能感受到一旁的赤发少年握住了他的手虽然不知道赤羽业是何时醒来的,对方传来的温度有些灼人但仍旧温暖,不知为何潮田渚想吃了定心剂一般稍稍平静了一点。

      醒过来的赤羽业微微抬眼瞄了一下摊在桌面上的习题册,握住潮田渚的手突然松开,只伸出食指在对方不大的掌心里轻划。小个子微微一怔,掌心里痒痒的,但他马上反应过来好友通过这种正在告诉他题目的答案。于是潮田渚定了定神,说出了那个正确答案。好在杀老师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把这当做一个警告。

————————放学时——————
教员室,巨大的黄色章鱼看着站在他面前低下头的蓝发少年,柔软的黄色触手轻轻的按在少年的发顶,一改常态的逗比模式杀老师这次说话的的语气中带了难得的严肃,“渚同学,上课走神是不好的。”

“我明白。”回应的声音不大。

“但为师知道你发神是因为业同学哦。”杀老师直接指出

潮田渚似乎愣了一下,继而用平静的声音问:“杀老师想对我说什么呢?”他隐约觉得这位老师找他不止是来谈他上课走神这事儿。

杀老师眨了眨眼,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思考怎么说,过了一会儿他才悠悠开口:“渚同学真是敏锐呢…那么我开始说了,请务必认真回答我的问题。”他顿了顿,“渚同学认为业同学对你来说是什么?

“…诶?”潮田渚发出疑惑的声音,他不明白杀老师问这个做什么,“大概是关系很好的同学或朋友吧?”

“只是同学关系吗?”杀老师问。

潮田渚点点头,心说不然杀老师你以为是什么,只可能是朋友吧。

杀老师似乎看穿了潮田渚的心思继续问道“你以前没有对他产生过什么别的情感…?嗯…比方说恋慕之类的。”杀老师觉得自己表达得够清楚但换来的是少年的一脸懵逼。什么意思?潮田渚心想,要说憧憬是有的,那个一向张狂的赤发少年抛开他那中二属性和一股不良少年的气息不看的话就堪称完美了,要身高有身高,要颜值有颜值,平时随便翻翻书考试成绩也好上天,这样优秀的赤羽业无疑是弱小的自己的憧憬对象,被母亲用“枷锁”锁住的自己渴望这份属于赤羽业的强大力量。所以目光总会不自觉的在赤发少年身上打转,想知道他每一刻在干什么,有时不注意精神就全放在对方身上了。每天和赤羽业的日常潮田渚承认自己很享受。

但是对赤羽业怀有那种情感是不可能的吧?先不说他们性别相同,赤羽业那样耀眼的人是不会看上自己的吧?我在学习还是别的方面都比不上业君呢,潮田渚想。所以说就算是有那种情感也不会的到对方的回应的,少年下意识的想。更何况潮田渚也不是很清楚自己是否怀有那方面的情感。

出了教员室后,潮田渚还在想刚刚杀老师的问题不禁微微皱了皱眉,也没怎么看路,结果刚拐个弯就直直地撞进一直在等他的赤羽业怀里,潮田渚这才反应过来,刚刚还在想的人现在就出现在他的面前,潮田渚顿时想这样一直把头埋在对方怀里,刚才想了那么多关于好友的问题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赤羽业来着!不过理智让他推开了赤羽业。

本来一直在等潮田渚的赤羽业表示很不解,他等了那么久结果人一出来就一副苦瓜脸还把自己给推开了,他挑了挑眉,心想那个死章鱼是不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捏着草莓牛奶喝的手就紧了紧,“渚君怎么了,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啊?没什么的啊。”被问话的潮田渚忙扯出笑容摆手

聪明的赤羽业斜瞄动作和神色都不怎么自然的潮田渚,扯了扯嘴角“你这副样子怎么看都像有什么的好吧,…算了明天我再去威胁那只死章鱼好了。”

     觉得赤羽业的笑容逐渐危险的潮田渚立马转移话题 “今天课上真是谢谢业君了。”E班的后山路上,领着包回家的蓝发少年真诚的向课上帮他的赤羽业道谢。不过,该不愧说是学霸吗,那么短的时间就有正确答案了。潮田渚内心想着。

      边走路边抛着石子的赤羽业眯了眯眼,他本来是没有怎么在意这件事的,不过既然渚君这么说了——稍微逗一下他应该没什么关系吧?这样想着的赤羽业用他比平常更具有挑逗性的语气说:“诶——那渚君想要怎么报答我呢——”他故意弯下身凑近蓝发少年几乎实在他耳边低语。

      不出意料的,赤羽业看着眼前的好友瞬间炸毛地喊:“…业君!好好说话凑凑这么近…!而且奖励什么的…又不是小孩子啊”

      赤羽业看着潮田渚结结巴巴的傻样内心突然很愉快,“我还没说要什么渚君就这么紧张了,真是伤人呐。”赤羽业嘴上说着是一套,可语气完全听不出“伤人”的感觉,他顿了顿又说,“不过渚君要是亲一下我我会很开心的。”

      潮田渚按了按额角还在嘀咕着“怎么跟小孩子一样”却不断一边踮起了脚蹭上赤羽业的胸膛,因为身高的原因,小个子有点费力的攀上,踮起的脚尖使他有些重心不稳,几乎整个重量压在了对方身上,唇轻轻的扫过赤发少年的脸颊,不知为何潮田渚瞬间又想起杀老师的话,我和业君的关系——,心跳止不住的加快这迫使潮田渚迅速松开了赤羽业,自己究竟怎么了?不敢在往深处想的潮田渚心里吐槽着为什么赤羽业有颜值不说还这么高于是就没注意到赤羽业微红的脸颊。

      “话说业君今天居然这么好心。”潮田渚继续向前走着,深知赤羽业性格的他觉得奇怪,毕竟赤羽业一般情况下并不会这么好心,似乎看着别人吃瘪的样子才是他最大的乐趣。

      赤羽业听了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嘛——渚君盯着我老半节课呢所以根本没有好好听讲,事因我而起嘛。”他看着潮田渚的表情逐渐僵硬。

      “…业君你…一直是醒着的…?!”那课上我盯着业君的样子会不会特别痴汉?不会被业君察觉到吧?潮田渚的语气里充满震惊。所以那副深得他心的睡相也是装出来的吧!

      “唔…就是这样啦。不过渚君这么喜欢看我的话我可以特别允许你多看我一会儿哦~课程什么的还是不要耽误了。”赤羽业的心情很好,连语调也微微上扬。

      “哇啊…!别在说了…好羞耻”蓝发少年红着脸加快了脚步下山。赤羽业笑了笑继而跟上。今天的暗杀课程也结束了,少年们的欢声笑语却还再继续。

end

第一次发文,有许多不足●︿●

  希望小伙伴们能喜欢 (灬ºωº灬)

下次见吧~(如果有 (´・ω・`) )